【吉林省启文教育集团】为残疾妇女融合赋能,保障“她权益”、激发“她力量”——第31次全国助残日综述

 

为残疾妇女融合赋能,保障“她权益”、

激发“她力量”——第31次全国助残日综述

 

5月16日是第31次全国助残日,本次助残日主题是“巩固残疾人脱贫成果,提高残疾人生活质量”。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我国700多万建档立卡贫困残疾人如期实现脱贫,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残疾人特殊困难群体消除贫困的奇迹。一组组减贫的实效数据,让人倍感振奋。其中,残疾妇女在残疾人脱贫数量中占有很大比例,在全面小康建设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今年4月,国新办发表的《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中指出,中国高度重视妇女、儿童、老人和残疾人等群体中特殊困难人员的生存和发展,采取特殊政策,加大帮扶力度,特殊困难群体的福利水平持续提高,生存权利充分保障,发展机会明显增多。中国8500万残疾人中,一半左右是残疾妇女,其中重度残疾人接近50%。残疾妇女自我发展能力相对较弱,她们承受的痛苦和遇到的困难更多,有些困难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中国人民齐心协力,经过八年的持续奋斗,贫困残疾妇女的生存发展状况显著改善,涌现出一批自强不息的典型人物。

去年9月,由中国残联发起,联合国亚太经社会、联合国妇女署、联合国人口基金、康复国际共同支持发布《行动呼吁:赋能残疾妇女和女童,共创我们想要的未来》,呼吁各国和国际社会以务实的行为保障残疾妇女和女童权利、增进残疾妇女和女童福祉、推动可持续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此背景下,同年9月,由中国残联主办的“融合发展·我们在行动”——残疾妇女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座谈会充分听取了残疾妇女诉求愿望,分享了残疾妇女代表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探讨了如何进一步保障残疾妇女权益、促进残疾妇女平等充分地参与社会发展。

89a43c89f50be0b5114f4da4d2b95fb2

“融合发展.我们在行动”—残疾妇女座谈会(资料图)

 

社会保障水平稳步提升

“她权益”助力残疾妇女提升生活质量

今年49岁的郭贵芝,是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永宁乡泥鳅沟村委会八珠村村民,2013年突发脑出血导致半身瘫痪,家庭主要依靠其丈夫微薄的农田收入维持生计。当地残联等部门为了帮助郭贵芝一家,为其家庭成员提供公益性岗位,对其家庭进行危房改造,同时发放低保、生活补贴、护理补贴……社会保障、政策扶持,对口帮扶,郭贵芝一家如期实现脱贫。

郭贵芝只是众多残疾妇女脱贫的一个缩影。截至2019年底,全国已经帮扶255万残疾妇女实现脱贫,388.6万残疾妇女享有低保,664.7万残疾妇女享有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

康复训练、家庭无障碍改造、辅助器具适配……对于贵州省石阡县平阳社区的肢残老人覃智芬来说,家门口的社区残疾人康复中心解决了她的很多问题。专业康复护工指导日常训练,根据具体需求为其进行精准适配,同时还对覃智芬和她的家属进行技术指导,使他们准确掌握辅助器具的使用方法及相关康复知识。复康训练解决了她最迫切、最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此外,在当地残联的帮助下,还对她的家里以及所在社区进行了无障碍改造。无障碍改造后,不仅方便了覃智芬老人的生活,还提高了她的生活质量,提升了幸福感。

ea649439153e5470bd3a8885ba3bc924

贵州省石阡县平阳社区覃智芬(资料图)

 

“量身定制,有爱无‘碍’。”据统计,2019年,共有441.2万名残疾妇女获得康复服务,有需求的残疾妇女康复服务覆盖率达93%,辅助器具服务覆盖率达88.5%。

除此之外,残疾人妇女在婚姻家庭方面也得到了更多支持。此前,中国残联与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针对残疾女性生殖健康及婚姻家庭情况进行了调查研究,并组织专家编写了《残疾女性生殖健康指导手册》,为残疾女性健康生活提供指导和支持。随着“平等、参与、共享”的理念深入人心,爱情与婚姻的幸福在某种层面,或许也是残疾人融入社会的最好证明。

但是,因为身体障碍,对于残疾妇女而言,她们遇到的困难和挫折远比健全人更多,虽然在各方的支持下取得了良好的成效,但还需要相关部门和社会更多的关注和关爱。

残疾学生数量逐年增加

“她权益”助力残疾妇女融合教育

从整个生命历程来看,融合教育是最基础、最关键、最重要的融合,是残疾人的基本权益之一,是保障和实现其他权利的重要基础。

《残疾人蓝皮书(2020)》报告指出,我国残疾人融合教育逐步形成以随班就读为主要践行模式,随班就读学生数显著增加,占据特殊教育发展主体。

来自江苏南京的残疾女作家王忆是接受融合教育的一位受益残疾人。王忆自幼小脑偏瘫,无法行走,但她不仅在普通学校完成了九年制义务教育,而且顺利毕业。融合教育打开了她人生中关键的“一扇门”,给予她一个平等接受教育的机会和追求梦想的机会。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明确提出,全面推进高等融合教育是我国特殊教育现代化的重要任务,也是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趋势。从2017年开始,中国残联教就部在全国选择了包括北京联合大学、长春大学、四川大学在内的6所高校开展残疾人高等融合教育试点工作,就是希望通过两年的实验为高校开展残疾学生教育提供经验,为未来国家制定相关政策提供依据。到2020年,两年的时间已经结束,从最初的“摸着石头过河”,到初显成效的满心喜悦,试点工作成果显著。融合教育的发展,为残疾女性接受高水平、高质量的教育创造更多更好的条件。

“身体可以有残疾,但青春不可无奋斗!”甘肃庆阳的残疾女大学生门子琪,就是这样一位残疾女性,通过高考被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录取,实现了上大学的梦想。近些年,随着残疾人教育加快进步,特别是通过实施残疾人参加高考合理便利措施,越来越多像王忆、门子琪这样的有志残疾女性走入普通学校大门,四川独臂女孩李欣雨,广东“单眼”女孩陈晓婷……随着残疾妇女和女童教育体系的不断完善,融合教育的不断推进,残疾女性的受教育水平正在不断提高。

 

IMG_258

甘肃庆阳女大学生门子琪在中国残联“我来北京上大学”交流会上(资料图)

 

据统计,目前有29.14万残疾女性在校接受基础教育,还有很多残疾女性在高等院校学习。同时,我国在各教育阶段对残疾妇女、女童公平公正,确保残疾妇女、女童平等接受教育,基本实现家庭经济困难的残疾学生从义务教育到高中阶段12年免费教育,建立了残疾学生特殊学习用品、教育训练、交通费等补助政策。

从残疾女性接受基础教育,到参加普通高考,再到走入普通大学校门……可见,随着融合教育不断发展,支持保障体系不断完善,教育推动着残疾女性更好地融入社会。

此外,“无障碍电影”、“盲人数字阅读”“书画周展览”、“诗歌朗诵”、“残疾人春晚”、“文艺汇演”……形式各样的文化活动,也为残疾妇女融入社会、平等享受公共文化设施提供了更多的平台和保障。

残疾人专项调查动态更新数据显示,残疾人文体活动参与率从2015年不到8%上升至17.8%,平均每年增长3个百分点,即每年残疾人参与文化活动增长约70万人。

据了解,“十三五”期间,残疾人文化工作加强了顶层设计,在基层服务和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都得以长足发展,逐步完善、精准的残疾人文化服务正日益满足着残疾人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

“政策+补贴”双轮推动

“她权益”助力残疾妇女平等就业

就业是民生之本,残疾妇女作为生活困难、就业率低的弱势群体,在就业方面,不得不面临着就业面较窄、就业层次偏低的情况,是一块特别难啃的“硬骨头”。针对这一现实情况,近年来,国家通过完善法律法规、拓展就业渠道、完善服务体系,同时各地加强残疾妇女在创业扶持力度、就业基地建设、职业技能和实用技术培训等方面建设,促进残疾人就业权利的实现。

据了解,各地残联、妇联、残疾人劳动就业指导中心等组织机构多措并举,探索多种路径:加强对残疾妇女的实用技术和就业技能培训,发展手工制作,让残疾妇女居家就业;鼓励“全国巾帼脱贫基地”负责人、农村致富女带头人等与残疾妇女结对帮扶;孵化就业创业基地,为残疾妇女提供多样就业岗位;在城镇举办劳动技能培训,加强就业指导和服务,积极扶持残疾妇女自主择业创业;阳光助残扶贫、电商助残扶贫、产业助残扶贫、助盲就业脱贫等扶贫助残活动……精准帮扶下,让更多的残疾妇女实现了就业,实现了自身价值。

此前,15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扶持残疾人自主就业创业的意见》中,明确了20多项促进残疾人自主就业创业、脱贫解困的扶持政策。这些政策包括为残疾人自主就业创业提供合理便利和优先照顾、落实税收优惠和收费减免、提供金融扶持和资金补贴、支持重点对象和“互联网+”创业、提供支持保障和就业服务等多个方面。

在“互联网+”的热潮下,许许多多的残疾妇女通过“互联网+”残疾人就业创业模式、就业创业扶持政策,以“互联网+电商”、“互联网+招聘”、“互联网+农业”、“互联网+大数据”等方式实现就业创业,为啃下“硬骨头”开辟出新路子,也为残疾妇女更好地融入社会带来了新机遇。

“没有精准扶贫政策,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党和政府是我们残疾人最坚强的后盾。”来自湖南邵阳城步县苗族姑娘杨淑亭,20岁因车祸造成高位截瘫,后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不甘于现状的杨淑亭尝试互联网创业,通过制作仿真花自主创业,成长为带领身边的乡亲脱贫增收的致富能手,接收了很多残疾人,特别是残疾妇女就业,展现了中国脱贫攻坚征程上女性力量。而这背后,创业扶持补贴、税费减免、社会保险补贴……一项项残疾人创业扶持政策给了像杨淑亭一样的残疾女性创业者信心和动力。

 

IMG_259

湖南邵阳城步县杨淑亭随全国残疾人脱贫先进事迹报告团巡讲(资料图)

残疾人劳动就业服务中心、残疾人就业孵化基地、残疾妇女“巾帼车间”,残疾妇女手工编织坊、家庭农场……自主创业、灵活就业帮助残疾妇女实现就业创业。

从被动受助者者到主动参与者

“她权益”助力残疾妇女平等参与公共事务

现如今,我国残疾妇女社会参与更加广泛。她们不但实现了自食其力,还积极参与公共事务,为社会治理作出贡献。残疾妇女是权益的受益者、见证者,更是参与者、贡献者。

被誉为“最美轮椅姐姐”的山东潍坊刘晓清,以奋斗的身姿展现了新时代残疾女性的巾帼力量和时代风采。“作为一名政协委员,作为一名残疾人代表,要发挥主动自身优势,积极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用手中的笔去书写传播真善美和弘扬社会正能量。”一直以来,刘晓清积极参政议政,主动履行职责,提出书法文化进校园、改善残疾人无障碍设施等一批优秀提案,得到了有关部门的积极回应和落实。同时,她还非常热爱公益事业,积极弘扬传统文化,致力于让更多的弱势群体走出困境。

“自己要活出一道光,不仅照亮自己,也要照亮别人。”来自辽宁沈阳的盲人模特王蕾蕾,也是青年中的优秀代表,不仅在工作岗位上发光发热,实现自我价值,还积极参与社会助残公益活动,为唐氏综合征孩子和孤独症孩子提供模特训练,帮助孩子们矫正形体、锻炼身体机能,同时帮助孩子们建立自信、培养社会意识,促进孩子们康复。同样执着投身公益的还有来自吉林的90后断臂女孩张启文,凭借个人努力成为全国“90后”双创典型、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联合国“全球青年抗疫榜样”。多年来她深入贫困山区、部队、高校举办全国巡回公益励志演说700余场。发起“梦想小镇”公益项目,累计招募志愿者1.2万名,出资打造3.5万平无障碍全国典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残疾人创业就业孵化基地……

刘晓清、王蕾蕾、张启文这样的“新时代奋斗者”通过自强不息、奋发有为、无私奉献的完美蜕变正是新时代追梦路上残疾女性故事的缩影,也是奋进中国残疾女性的生动体现。

6d2ea24dfe082d4530d08c4b6089a148

张启文获评联合国“全球青年抗疫榜样”(资料图)

 

平等、参与、共享,随着残疾人权益保障机制的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残疾女性积极参与公共事务,残疾人妇女由被动的受助者变为积极参与的主动者。

据统计,2013年,全国县级以上残疾人、残疾人亲友和残疾人工作者女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数量达到1280人;2018年,全国县级以上残疾人、残疾人亲友和残疾人工作者女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数量达到1545人,增幅超过20%。

不断健全权益保障制度

“她权益”助力残疾妇女融合发展

据记者了解,《残疾人保障法》实施30年来,我国已逐步形成了较为完备的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法规体系。全国人大通过的80多部法律、国务院通过的50多部行政法规都规定了保护残疾人权益的内容。同时,各地还制定了保障残疾人权益的地方法规,让残疾人的康复医疗、教育就业、社会保障、文化生活、无障碍出行、政治参与等权利都有了法律规定作为保障。

一项项的数据表明,残疾妇女在康复、教育、劳动就业、文化生活、社会保障、无障碍、权益保障等方面上不断完善。但是,维护残疾妇女的合法权益,保障残疾妇女平等地充分参与社会生活,共享社会物质文化成果,还需要全社会更加关注残疾妇女问题,消除对残疾妇女一切形式的歧视,保障她们的各项权益,积极改善她们的生存状况,实现融合发展。

“巩固残疾人脱贫成果,提高残疾人生活质量,残疾人权益保障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为推动残疾人事业加快发展提供法治保障。”中国残联新闻发言人表示,《残疾人保障法》实施30年,是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新的起点。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中国残联将继续做好《残疾人保障法》的宣传贯彻工作,充分发挥《残疾人保障法》的法治保障作用,努力让公平正义的阳光普照残疾人的心灵。

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表示,残疾妇女自我发展能力相对较弱,加强和改进对残疾妇女的服务,让她们的生存权得到稳定保障,发展权得到更好实现,是“十四五”残疾人事业的重要目标和重点任务。她呼吁多部门协作,全社会参与,国际社会大家庭共同努力,实现残疾妇女的平等权利和融合发展。

 

 

 

 

---摘自《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浏览量:0
创建时间:2021年5月26日 08:59